文字作為人類文明的標誌,代表著不同民族的思維方式和發展水平。近來隨著全球化信息的日益發展,特別是電腦技術的普及,人們開始尋求一種能全球通用的文字。作為國際語言,必須用意符而不能用音符,因為語言千差萬別,而超越語言障礙的表意符號、表意文字將容易為全人類接受,因此越來越多的目光投向了漢字,因為漢字是全球唯一存在的符號文字。

漢字不同於其它文字的最大特點就是它的符號性和全息性,每個字的本身都包含著豐富的信息量。漢字一般分為三類:象形字(如日字)、意形字(如明字)和聲形字(如爸字,意為父,音為巴),許多人陶醉在漢字精美的內部結構中,認為每個漢字就像一首動人的詩,一幅美麗的畫。現代科學發現,漢字有著比世界其它文字更先進、更適合電腦化原理的內在規律。

隨著人類現代化的發展,漢字所獨有的圖形特徵、智能化傾向和視聽識別的優越性,將表現出更強大的生命力。科學家還發現,現代科學的邏輯結構與五千年前發明的漢字邏輯結構如出一轍,漢字具有現代系統工程的充份條件,是最先進的文字。難怪人們稱漢字的發明為中國對世界最傑出的第五大發明。

科學家還發現,中華民族的聰明與其漢字結構有密切關係。由於人的左腦管邏輯,右腦管藝文,當中國兒童學習漢字時,無意中就在開發人的右腦,使其更聰明。1982年5月,心理學家查德林博士在全球最著名的科學雜誌《自然》的文章,在世界上引起強烈轟動。他對英、美、法、西德、日本五國兒童智商進行了測查,發現歐美四國的兒童智商平均為100,而日本兒童平均智商為111,原因是日本兒童學習了漢字。

日本的石井勛教授在其《幼兒智力開發法》一書中指出:他多次反復測試的結果是,日本的孩子小時候如果不學漢字,他的智商也和歐美兒童一樣是 100。但是學習了漢字,情況就不同了:如果從5歲開始學起,到入學前一年,智商能達到110;要是從4歲開始學起,學兩年,智商能達120;若從3歲開始學習三年,智商能達到125至130。所以一位法國教師說,「教法國孩子學習漢語文字,主要目的不在於掌握另一種語文工具,而是通過學習漢字來開發法國孩子的智慧。」

澳大利亞盧遂現博士還發現:「漢語文的語法最符合數學的語法。數學只有10個數字,能表現一切數值,一是靠層層靈活的組合,二是靠變動符號的次序,三是靠一詞多性。漢語漢字正是依靠這三條,只有7000左右個字即可應付現代社會的一切方面,這是中國兒童數學智商高的主要原因之一。」

漢字也是最能增進人聯想能力的文字。有學者在其「漢字全息教學法」中詳細講解了漢字造字的精妙,比如說「儒」字,從字的偏旁部首來看,從人從需,講的是人的需要,人需要甚麼呢?一需要食物,二需要教育。營養食物從母乳開始,教育從孺子開始,所以,儒字由人和需組成,並且與「乳」同音。再說「羞恥」二字,羞字,此事做得差(從羊),看起來丑(從丑);恥字表示責備人時的話:你耳朵還沒聽到嗎(從耳),還不止住你的行為嗎(從止)?

再舉些抽象意義的字,比如「存在」二字,存:「有」和「子」的重合。有子即存,延續生命。存音通寸,指寸寸光陰,存字是指時間的,意味著一代又一代走在路程上,一代傳一代以至無窮;「在」是「有」和「土」字的重合,有土即在,這個字是指空莘的,土即何處鄉土的意思。在音通載,象徵著人和所有生命都共載在諾亞方舟上,向著不可知的目標前進,這裏揭示的問題很高深,涉及到人來自哪裏到哪裏去的問題,所以光「存在」二字就能給人帶來無限的遐思。

漢字還有個最大的功勞就是維持多民族的認同問題,中華帝國五千年不分裂的問題。同是中國人,可上百種方言之間的差距,遠遠超過歐洲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之間的語言差異。為甚麼使用同一語言的羅馬帝國、阿拉伯帝國早已四分五裂,而有如此不同「語言」的中華帝國卻能存在幾個千禧年而沒有分崩離析呢?當羅馬皇帝的子民們用拉丁字母拼寫自己的方言時,就出現了西班牙語、法語、意大利語等語言,隨後羅馬帝國也解體了,拉丁語也漸漸死亡了。

為甚麼這種情況沒在中國發生呢?語言學家把這歸功於漢語的十分獨特的方塊文字。漢字不論是刻在龜甲上,鑄造在青銅器上,刻寫在木簡上,還是書寫在紙帛上,五千年來漢字的形態在變,但漢字不表音而只表意的特性沒有變。不管漢語的語音和語法如何變化,不管漢語的方言如何龐雜,統一文字的「書同文」特點沒變,這就有效地維持了中華民族的統一和中華文化的繼承發展。

語文和宗教是一個民族得以形成和發展的兩大基本屬性。對中國人來說,語文屬性在中華民族的發展和形成過程中所起的作用,比宗教屬性要大得多重要得多。中國語文之所以對中華民族的凝聚起著如此巨大的作用,是因為中國的「語」與「文」是脫節的。所以一旦廢止漢字,用字母來拼寫漢語方言,那麼中華帝國就會不復存在,中國就會分裂成許多小國。

這樣的民族悲劇差點就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發生,中華民族的傳家寶也差點喪命在共產黨的鐵蹄下。早在三十年代,中共總書記瞿秋白就說:「漢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齷齪最惡劣最混蛋的中世紀的茅坑。」共產黨的文化標兵魯迅也認為:「漢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」,是「勞苦大眾身上的結核」,「倘不先除去它,結果只有自己死。」當時蘇共也積極支持這種做法。

於是1958年國務院修改通過了《漢語拼音方案》,以貫徹毛老頭的最高指示:廢除漢字,「走世界共同的拼音化道路」。當時是想先用拼音來注音,幫助識字,一旦時機成熟就廢除漢字取而代之,在漢字未被取代之前,先實行漢字簡化,並取消異體字,廢除正體字。

幸虧歷史的安排和電腦漢字輸入法的問世救了漢字,現在人們發現,電腦輸入漢字的速度絕不比任何一個拼音文字慢,否則也許今天我們就再也看不到美麗的方塊字了。慶幸之餘,我們不能不後怕共產黨的所謂英明領導,也不能不唾棄共產黨人的無知和武斷,是他們差點葬送了我們中華文明的根。

傳神的漢字讓人想起了一個古老的故事。「倉頡造字,天雨粟,鬼夜哭」,發明漢字時,天上落下了小米,夜裏都能聽見鬼在哭泣。因此有人說,傳神的漢字就是神傳的漢字,是神傳給我們中國人的特殊禮物,在認識漢字的神奇後,我真的相信這個說法,那您呢?

--轉載自明慧網

 

1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